虛構的旅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虛構的旅行

虛構的旅行

  文|刀把

  久違一場雪。我和愛人、孩子、朋友、同事告別,說要出差,便帶著這旅行箱消失在他們的視線里,實際上還在這個城市。我找了一個酒店住下,變成這城市的陌生人,好像第一次來到這里。

  七年前我來北京,工作、生活,這么多年了這城市成功地將我和它分割開來。前門的小吃我一直想去吃等到要去發現那已經拆遷并改造了,長城我一直說要去爬卻還沒做成好漢,人藝的經典劇目我一步還沒看,賴聲川的話劇《這一夜,我們說相聲》來北京公演我沒去看,白先勇的《牡丹亭》在北京公演了一次又一次我一次也沒看,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經典畫作第一次不遠萬里搬來北京做一個月的展出,我當時正忙,想隔兩天再去,等到想起來已經撤展了……

  在北京呆得時間越久,離它越遠。身在北京,卻與世隔絕,北京成了自己白天工作結束后睡覺的地方。我終日在電腦桌前伏案工作,卻很少漫步北京。

  晚上,住一個酒店里,這是我早就想住的地方。它只有14間房,由原來的四合院改造而成。酒店位于京城如今最重要的胡同保護區,在明朝,這里曾是樂師彩排演奏的地方。

  酒店很好,我一個人坐在院子里看雪,看天,看角落里的棗樹。一棵覆蓋白雪的棗樹很是巨大,估計歷史很悠久了。服務員告訴我,它已經有兩百多年歷史,夏天會撐起了整個院子最大一片綠蔭。秋天棗熟時節,住店客人會一起幫忙采摘。我想象這其樂融融的場面,想起秋天要帶家人一起來,想那吃到嘴里的棗子一定很甜。

  走出酒店,隨意逛著竟到了人藝劇院,竟有一直想看的《茶館》的演出。我果然就看到了一場難忘的演出。看完出來,肚子餓,一個掛著“餛飩侯”牌匾的店面闖入我的眼簾。那不是全北京最著名的餛飩老店嗎!走進去,真是座無虛席。在冬天的夜晚,吃一碗鮮肉餛飩出來,肚子里便溫暖起來。回家?不,回酒店。

  無人叫我,早上自然醒來,吃完早晨又出門去游蕩。經過勞動人民文化宮,天安門,走到西面的中山公園。我之前從未進來過。

  從南門入園,走過門廳,穿過曲折的彩繪長廊,迎面矗立著一座藍琉璃瓦頂的由郭沫若題寫的“保衛和平”漢白玉石坊。放眼北望,古柏成林,有幾個老人在樹下練拳、抖空竹。我沒找喝茶的地方,于是獨自在一棵頗古意盎然,三四人方能合抱的柏樹下坐著看風景。冬天的中山公園很安靜,對著多株巨大的古柏,我一個人獨享這種寂靜。

  下午走到西四胡同,此時此地的意境真好。長長的胡同里,每隔一小段就有大樹,有“老北京”躺在靠背椅上曬冬日暖陽,每戶都有吉祥如意的門檔,門口有門墩,雖破殘,但許多細節還在告訴——這戶人家是愛生活的。

  2014年第一天,我回了家,送上給全家的禮物:一個吻,一滴淚,一個擁抱,一棵從女人街買來的小小圣誕樹——它的枝頭掛著鈴鐺、小鼓,還有亮閃閃的星星。

  我想和愛人分享這次旅行。這座生活了七年的城市,讓我如此緊張。而當變成旅人,我也就獲得了和這城市某種程度的和解,有了新的、暫時的、生命的活力。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聯系人:高經理

手 機:139-1537-5052

傳 真:0510-87431192

郵 箱:476775883@qq.com

地 址:長興縣水口鄉陽山頭工業園區

欧美亚洲日本国产黑白配